近期中央财政发布政策支持企业数字化转型。降本增效,协助企业经营管理的数字化系统成为企业转型首要考虑。2021年法律科技行业发展迅速;2022年随着合规管理政策的强化,以风险防控、内控管理的法务数字化管理工具成为数字化转型和提升内部管理的首选。

工业和信息化部、财政部近日联合印发通知,部署开展财政支持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试点工作:从2022年到2025年,中央财政计划分三批支持地方开展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试点,围绕100个细分行业,支持300个左右公共服务平台,打造4000—6000家“小灯塔”企业作为数字化转型样本。

中国经济已经告别高增长,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近年来,数字化转型已被提高到国家战略层面,随着中国经济发展的战略转型,越来越多的企业逐渐重视数字化转型的发展和实施,数字化转型已成为中国企业战略转型的重要课题之一。

2020年初突发新冠疫情,数字化技术在疫情防控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也成为中国加快数字化转型的催化剂之一。

过去几年中国大规模的基建带动大量企业的快速发展。很多企业在快速发展的过程中为了“转型”而“转型”,导致内部上了大量的系统,但是很多系统并没有发挥效用,各个系统之间没有打通,形成了数据孤岛,反而成为了企业的“负担”。

数字化只是手段并非目的,企业转型成功的关键不是技术而是战略。如何有效的赋能企业经营发展,协同各部门,实现企业端到端的管理。通过数字化优化内部流程,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切实的辅助企业的决策发展,发挥战略对资源配置的指引作用才是数字化的关键。

德勤近年出版的《国企数字化转型与创新》报告针对145企业的数字化转型调研。其中,以提效降本的内部管理为数字化转型的主要目的。

在传统意义上,法务一直是后台部门,只有在签订合同和出现纠纷时才会出现。它不产生利润,工作成果难以量化,作为成本部门的一部分,在公司中往往处境尴尬。

但自2019年底疫情突发至今,两年多的时间里,企业的商业活动和政府的公共服务等都做了重大调整。疫情加速了各行各业的数字化进程,包括法律科技也迎来了重要的发展时机。

美国金融科技公司PitchBook数据显示,2021年全球法律科技领域的投资已经达到近10亿美元,远超2020年全年的6亿美元。其中国内共有16家法律科技公司获得了新一轮融资。

汤森路透和乔治城法学院发布的2021年法律业年度报告预测,在技术的驱动下,法律业将面临重构。

Gartner的一份调研报告也显示,到2025年,法律部门的技术支出将增加3倍,50%以上交易有关的法律工作将实现自动化。

公开数据显示,2021年全球法律科技领域的投资额近10亿美元。其中,合同管理、电子签名等是关注度颇高的细分赛道。

随着疫情加速企业在线年企业合规管理的政策强化,各企业都在争相进行数字化转型,合同作为企业经营数据的重要载体,是企业数字化转型的重要板块,来自企业端的合同管理、审查的需求随之迎来快速增长。

2022年各地区各行业发布了以加强合同管理相关的政策,以推进政府及企事业单位强化合同的规范化管理。

对法务部门而言,最高频、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合同管理。合同是企业各项业务活动的中枢,是企业的生命线,这条生命线贯穿着企业诞生和消亡的全生命周期。所以,以合同全生命周期管理为核心的法务部门数字化转型正快速发展。

由于企业成本增加、利润下降,客户尤其是大客户面临着巨大的成本压力和法务需求转型压力。安永与哈佛法学院合作,发布了2021年的法律调查报告,该报告调查了22个国家的17个行业的2000个商业领袖和1000个法务主管,有75%的法务表示难以应付目前的工作量,88%的受访者表示有预算压力,有65%的人认为缺乏技术能力,61%的CEO表示在未来三年将加大技术投入。调查报告可以看出,未来企业将通过技术的投入来减少法务人工成本,并压缩外部律师费用。

部分企业的信息化系统建设较为完善,而合同的管理方式却长期处于依赖于人工审核、人工比对、人工去催促和人工监管履约的模式。很多企业没有设立专门的法务部门,或者是一人法务,合同仍旧采用的是最为传统的纸质合同+电子表格统计的形式。导致法务工作量大且无法发挥更大价值。

不少企业的合同采用的是业务系统进行的审批管理,纸质合同另外扫描存档,往往容易疏漏遗失,相关人员离职便导致合同的无法追踪。由于业务系统仅仅完成了合同的审批,市场、财务、生产、法务等都站在自己的信息孤岛上,法务工作和业务过程严重脱节。通过流水线作业方式将潜在的风险一直积累到最后。同时缺乏有效的履约监管提醒机制,对于一些已经变更或者终止的合同没有及时处理,依旧产生着成本。

管理层更是对于目前企业项目的进展不能从全局查看,干预,无法针对历史合同数据快速做出有效的判断。

法务工作成为了许多企业实现数字化转型的最后一块短板。但切实的管理痛点迫使法务改变传统的合同事务的处理方式。

2022年是“合规管理强化年”的全面落实之年。国资委研究起草了《中央企业合规管理办法(公开征求意见稿)》,把央企合规管理改革推向新的高度,合规管理逐渐成为企业高质量发展的关键内生动力。在这样的大背景下,通过信息化技术手段,加强企业法律风险防范,促使企业更加合规地发展,已经成为企业的重要课题之一。

企业的所有对外交易皆可通过合同体现,管理好合同便能有效的规避大部分合规风险。通过全生命周期的管理,从起草阶段到审核和合同的履约,皆在线全程执行。通过对合同的风险把控,防控企业的合规风险。

随着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发展成熟。可实现将法律部门可标准化、批量化处理的繁琐工作通过系统自动高效完成。

合同是法律事务中最易于被标准化进行处理的工作,也是占用法务精力和时间最多的工作。通过秀合同CLM合同全生命周期管理系统,法务不再将60%的时间用在合同事务上,可发挥法务职能更大的价值,通过对合同数据的分析,提供更有价值的决策参考依据。

当企业发展初期,合同数量有限时,法务便可以完成合同的审核及管理。与业务和财务的沟通能快速的交流完成。但是随着企业发展规模扩大,业务量剧增,与之而来的是合同数量以及涉及的合同种类逐渐增多。法务与各个分公司的沟通不再能够非常顺畅完成,一个合同的签署确认需要联系多部门时,便需要借助于专业的数字化管理工具。

尤其当企业内部部署了大量的数字化系统,合同信息散落在不同的系统中,彼此孤立,无法有效协同。这个时候便迫切的需要统一的合同管理中台,与各子公司及各业务系统打通。多方协同评审沟通、所有修改留痕可追溯。合同签署自动生成履约任务,与业务、财务有效拉通,票据、凭证等提前提醒不遗漏。

针对供应商管理,采购合同的履行形成采购数据,通过分析可得知各个采购供应的合同执行情况从而对供应商进行评级。在后续的合同续签和重新签约中,可快速识别对方关键信息,从而减少中间的谈判协商过程。快速签署,快速执行,有利于维护好供应商关系。

随着数字经济的全面发展,中国法务从业者面临的数字鸿沟正在加速显现,这是中国法务面临的严峻挑战。

合同数据作为最基础、真实和准确的交易数据,勾勒出了公司客户、业务、收入、风险的动态全景图。充分挖掘这些合同数据的价值,可作为衡量、评判企业运营绩效的重要指标和决策依据。

秀合同CLM不断追求新技术与产品价值的共振,助力完善企业合同管理体系,驱动合同的商业价值变现。

秀合同是合同全生命周期管理(CLM)的创变者,助力企业合同从信息化走向数字化和智能化,实现降本增效,合规风控,辅助经营的产品价值主张。秀合同通过打造合同管理智能中台来形成企业合同的数字化基座,向外延展形成合同三大中心(合同风控中心,合同协作中心,合同数据中心)来有效管控合同风险,沉淀合同数据,驱动合同的商业价值变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Leave A Comment

Recommended Posts